哒啾-E子

一个搞笑派写手。
墙头草。
文野/凹凸/全职
可逆不可拆

《[HP]论战士要如何在魔法世界生存》

《[HP]论战士要如何在魔法世界生存》byEzi
一人艹翻全场武力值爆表热爱肉搏的恶龙系少女×永远都是我心头好的阴郁少年斯内普
一个恶龙拯救公主(并不)的老套言情故事

  继混血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之后,崇尚纯血的斯莱特林又迎来了另一个怪胎——弗兰西斯·卡乐比,一个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的,血统不明的私生女。
CHAPTER 1
  临近霍格沃茨开学季,摩金夫人的长袍专卖店里挤满了为新学期购买服装的父母和孩子。在精疲力尽的送走了最后一个由父母陪伴着来购买衣服的三年级学生后,摩金夫人长舒了一口气,可是随后的铃铛声让她知道又有客人来了。推门进来的是一个面容稚嫩——一年级新生,她想——的少女。在光线昏暗的店铺里,那少女冰雪一样白皙的脸颊和出众的美貌分外耀眼。她一头蜂蜜金色的卷发几乎垂到腰间,闪着丝绸一样的光泽;脸部轮廓带着古典式的优雅秀丽,眼窝深陷,鼻梁挺直,一双灰蓝色的眼睛被长长的金色睫毛所遮掩,在扇动间可见那抹天空和冰雪一样的颜色。

【记梗】[综]今天的我依旧没有超能力

言情。
月刊少女野崎君+网球王子+夏目+黑子的篮球
一个普通的少女生活在一群用超能力打网球打篮球的少年们中的愉快故事√
野崎理纱,十六岁,一个月前因为奶奶过世而从熊本县来到东京,即将转入青学高中部。与夏目是小学和国中同学。与野崎梅太郎是邻居,与手冢国光,绿间真太郎是同班同学

【野崎理纱】NOZAKI RISA
人气轻小说家
高中一年级,身高165cm
【生日】7月27日
【星座】狮子座
【喜欢的颜色】紫色和粉色
【喜欢的食物】草莓大福,蛋包饭,鳗鱼茶,赤福饼
和野崎梅太郎住在同一条街上的人气轻小说家,就读于东京青学高中部。金色及腰长卷发,齐刘海,浅棕色眼睛的大小姐式美人。家境平凡,靠小说的稿费补贴家用。

【新双黑】你竟然是这样的魔王!01


*大胃王勇者敦&其实并不是魔王的魔王(?)芥

*不要太严肃的看待这篇文,它还是个孩子。

*一个勇者和魔王的俗套爱情故事……大概吧。

“咦,米竟然已经没有了吗?”国木田独步在一个普通的早上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米这样无聊的东西没就没了呗……诶诶?!我美味的粗点心呢!”江户川乱步穿着睡衣,带着一顶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睡帽躺在沙发上,伸长了手臂去够放在柜子上的粗点心袋子,却震惊的发现袋子轻飘飘的,原本满满的点心已经不知去向。

“竟然会有人偷我的点心!”自称名侦探的青年气势汹汹地翻身坐了起来,从睡帽里摸出眼镜往脸上一推的动作一气呵成——

“超推理!”

“大家早上好啊……江户川君?有什么事吗……这,这样看着我……”

“……”

江户川沉默地扭头和刚刚元气满满推门进来的中岛敦对视了一会儿,直到这个淳朴的好孩子露出茫然无措的表情才接着视线下移,落在了拉着他的手的和服少女身上。泉镜花仰着脸,面无表情地和江户川乱步大眼对小眼。

江户川眼尖地看见了她嘴边还没擦干净的粗点心渣。

“……”

这时另一张沙发上的太宰治唯恐天下不乱地探出头来,笑眯眯地问中岛敦:“敦君昨天……把米全部吃完了哟?”

国木田……他看着空空如也的米缸,保持了沉默。

————————————————————————————

“……实在是很抱歉!”中岛敦红着脸一个九十度的鞠躬。

“敦君的胃口一直都这么好呢。”太宰治愉快地说,“连带着镜花酱也喜欢吃零食了。在此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勇者的剑喜欢吃东西的。”

“那是因为没有嘴……等等,这不是重点,敦,能吃是件好事……”国木田独步欲言又止。普通人能吃确实是一件好事,但中岛敦的胃,它有可能根本不在这个次元啊……

国木田独步刚认识中岛敦的时候,很怀疑这个少年是不是一直没有吃饱过饭,毕竟他被太宰治带回来的时候瘦的几乎只剩一把骨头,穿着破烂,背着一把长剑。那时他怀着一颗慈母般的心,不停地劝中岛敦多吃一点。

……呵呵。

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他有一天会面临着“饭钱超出预算以至于打乱计划”的困境。

“不要谈这些无聊的事情啦,”太宰治打了一个响指,“敦君,你知道在另一块大陆上,有一名魔王吧?”

“确,确实是知道没错。”

“勇者的使命难道不就是挑战魔王嘛!我听说敦君之前也是有过这个想法的,现在难道不正是挑战魔王的最佳时机吗,我相信敦君一定不会辜负大家的期望的,武装侦探社会为你这次的旅行……不,行动,付路费的哟~”

……也就仅仅只是路费了吧。泉镜花在旁边不由默默的吐槽道。

但是这时中岛敦已经如同任何一个十八岁的热血少年一样激动的拍桌而起,豪气冲天地说:“我一定不会辜负太宰先生的期许的!我会打败魔王,让大家为我骄傲的!”

说罢,他就拎起泉镜花,气势汹汹的出门了。

……留下身后的众人(除太宰)茫然不知所措。咦,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往哪里去?刚刚发生了什么?

【叶修生快】

叶修大大生日快乐么么哒!!!


【楚路/发糖】正值夏天(2)

  噫,小市民阶层au,私设众多,一个关于路边摊的无节操[划掉温馨故事。

  超短一更。

-------------------------------------------------------

  明明是炎炎夏日,可是面前的男人仍穿着件闷骚的黑色暗纹衬衫,眉眼融成一团模糊的光,搭在路明非肩上的一只手泛着微微的凉意,像是在他肩膀那块皮肉上烙了个不深不浅的印。

  “路明非?”那人凑近了点,声音中带了点显而易见的亲昵,五官仍旧模糊不清。那只手顺着胸膛轻飘飘的划过,漫不经心地按了两下。路明非喘息了一声,只觉得那点半硬了起来。

  “路明非?”那张像是被打了马赛克的脸又近了几分,声音压得低而轻。他有些茫然地闭上眼,那只带着凉气的手松松地拢住他的手腕。这个动作带着股太过熟悉的感觉,路明非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人像是橡皮泥一样被捏出一个熟悉的轮廓。

  “路明非?”

  ……楚子航。

  路明非满头大汗的醒了过来,身上薄薄的被子把他像蚕蛹一样裹了起来,被汗浸透。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日光把房间照得一派亮堂,他眯着眼打量了会儿时钟,发现才不过六点。

  他闭着眼回味了一下梦境里师兄那张脸,才恋恋不舍地爬起来拉开了形同虚设的窗帘,任由着最后一丝暧昧的气息烟消云散。他几乎是驾轻就熟的从床头柜里翻出干净的衣服,悄无声息地窜到了浴室里。

  ……任谁每天早上都来这么一发都会习惯的。

  ……并不是他天资出众。

  ……No.

  冰凉的水落在路明非身上时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只能匆匆冲两下就擦干套上他那件印着星际争霸的T恤衫出去。

  走过楚子航的房间门前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顿足,目光在关得紧紧的卧室门上流连。楚子航是那种严谨的几乎机械的人,路明非倒也没抱着希望说师兄受到什么刺激突然忘记锁门。

  ……虽然半个多月前楚子航没有丝毫征兆的联系他问要不要合租的时候,路明非是真的以为他脑子出了啥毛病。

  当时仕兰中学的全体男神在他留的合租信息下留言的时候,路明非还以为他被盗号了。毕竟……那可是楚子航啊。怎么会莫名其妙地给废柴学弟留言说我和你合租。

  但是他们还是约了地点面谈,在一家离路明非家很近的咖啡厅,奇贵无比,路明非这种屁民一次都没去过。但有可能是出于一种男人之间的不服输亦或是对于男神的一种莫名尊敬,他还是鬼使神差地打下了那家咖啡厅的名字。

  那是他们自中学毕业后的第一次见面,也可以算是他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毕竟想想也知道楚子航不会去记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就算这个小人物天天因为违反校规被他登记。而之后楚子航就出国留学,路明非上了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在成年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亲戚留给他的一间二室一厅的旧房子,就想找个合租的。
 
  ……主要是水电费太贵了。
 
  见面那天热的邪门,路明非套了件薄薄的衬衫,下边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裤子,在装潢精致清雅的咖啡厅里吹着空调,一杯接着一杯灌免费的冰水,仍旧汗如雨下。当看见楚子航的时候他几乎惊为天人----这位穿了一件长袖衬衫,一身闷骚的黑色,让人疑惑他怎么还没热死。

  TBC

【楚路/发糖】正值夏天(1)

  发现天气已经冷到不能喝冰饮了……sad。一个充满怀念的关于路边摊[并不的故事。

  超----平淡而且OOC。私设

  文风变得我已经认不出来了,嘤[原来也没有什么文风好吗

  考试攒人品。

-------------------------------------------------------

  头顶的老式空调徒劳地吹着半热不凉的风,发出和老人喘气一样哐当哐当的响声。路明非躬着腰抱着滚烫的笔记本凑在风口下打字,脸上的汗一滴滴落在键盘上,随后就被按动的指尖抹去。

  窗户外面蝉声几乎要闹翻天,拉上窗帘也仍旧透过来的日光在屏幕上投下几块亮斑。他打完最后几个字,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后带着股心满意足似的表情按下了保存键。往后拔拉一下他已经湿透的头发,路明非合上了笔记本。他走到窗边,刚要拉开窗帘就听见大门吱呀一声,楚子航那就算在夏日也冷静到带着股凉气的声音响起:“路明非,搭把手。”

  “啊?好的好的。”他急忙走出房间,看见楚子航半边肩膀顶着门,两只手上各拎着个塑料袋,里头装着10块一份的那种凉粉,辣油都要溢出来了。他接过袋子,探头一瞧发现果然里面各种配料塞得满满的,怪不得辣油会溢出来。

  “天啊,那老板娘可真喜欢你,”路明非咋了咋舌,感叹道,“这料加了快要两倍了吧,啧啧,楚爱卿果然不负众望。来人,赏。”

  楚子航正在弯腰换鞋,声音模糊地传出来,一本正经的一句“谢主隆恩。”

  路明非乐得不行,把凉粉搁茶几上,从冰箱里掏出两罐啤酒。楚子航从他身后走了过来,拿走了其中一罐,朝着水池扬了扬下巴:“先洗手。”

  “哎呦楚总你听起来可真像我婶婶。”尽管这么说,他还是乖乖洗了手才回来坐在沙发上。楚子航坐在他对面的板凳上,已经打开了包装盒在挑豆芽吃了。

  以前学校的风云人物现在居然正在和他同坐一张桌子一起吃路边摊,路明非到现在还有种不真实感。楚子航头发长长了点,搭在耳边衬的肤色愈加白皙,衬衫的袖子挽了起来,露出一节线条优美的小臂。他的神色平静,坐在板凳上吃凉粉的时候仿佛坐在高级餐厅里吃法国菜。

  他们一起租房子住了半个多月,路明非由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后来自如的吐槽,倒也没花很久,可是有时那种错位感突如其来,让他想起来:哦,这是男神楚子航啊。

  ……搞得跟天神下凡似的。

  路明非这个凡人也打开包装盒,辣油味道扑面而来,上面一层花生碎和豆芽被他拨开,露出底下的凉粉。

  “咦,怎么好像没有香菜?”他有些疑惑的问。

  “你不是不爱吃吗,我让老板娘少搁了点。”

  “啊,谢谢啦师兄,嘿嘿。”

  ……有点感动。路明非觉得楚子航有的时候简直体贴的不行。

  像师兄这么nice又这么帅的人,估计妹子们都喜欢吧。

  他又看了一眼楚子航,他已经挑光了所有的豆芽,正在一口凉皮一口豆干的吃剩下的,漆黑漂亮的眼睛里带着点认真的神情。

  甚至不是妹子的,也会喜欢他啊。

  路明非暗自叹气,咬着筷子想。

  是的,路明非在暗恋各种姑娘未果后,终于超越了自己,史无前例的喜欢上了个带把儿的。一个月前他还在悄悄打量陈雯雯白裙下露出的两段纤细白皙的小腿,现在他却总在用目光暗暗描绘着他师兄的脸部线条。
 
  可那时他还能暗搓搓地幻想与陈雯雯的未来,而在喜欢上楚子航的那一刻,他就有些绝望的意识到,他与他是没有未来的。

TBC

【龙族四repo】糖里有刀,刀上有毒

  想想我还是正正经经写个repo吧,好歹熬了两天夜看完的书……咳。

  语文书上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对我来说,书中也可能有糖。

  ……和刀。

  ……更可能有毒【此处自动加粗】。

  有一段路明非不是被富山催眠,想要忘记楚子航吗?看到那儿的时候我就想wtf明妃你可千万别忘了啊你都忘了还有谁会记得老楚啊哔了狗江南大大你可别逗我……然后后面那段真的太给力了容许我仰天大笑三声:

  哈!哈!哈!!!!

  我被官方----发!糖!啦!

  咳,要优雅。

  但其实这里简直细思恐极,因为从这里开始,老路其实已经被当作,这么说,一个神经病在对待了,整个卡塞尔都认为他疯了,楚子航是一个被他想象出来的人。

  ……想想老楚真的好惨no

  到后面诺诺芬格尔他们把路明非塞进精神病院里的时候,我整个人不好了好吗!

  ……诺诺拜托明妃是想救你啊啊!

  那种全世界都认为你是神经病的感觉想想就觉得太可怕了。

  路明非得多难过啊。

  全世界就你记得这人,却因为这个被他人认为是异类。然后你其他的行为就会在“神经病”这个基础上被解读……太可怕了。

  一般人在这个时候就会放弃了吧,承认是自己脑袋出了毛病。

  可是路明非偏不,他说越是这样他越要死死的记住楚子航,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鹿芒。

  我会记得,不管----不管这世界变成什么样,我都会记得你。

  ……想想就好基啊,南大你真的不腐吗?

  ……龙五快出啊。

  END


【龙四衍生】唯二

  路明非盘腿坐在病床上,隔着一个果篮和浑身上下都绑着绷带的楚子航深情凝望。

  ……个鬼。

  豪华果篮里各式水果散发出的香甜气息让那个杀胚的目光看起来也温柔了几分,黄金瞳一动不动地盯着个芒果,似乎想用视线将它削皮切块吃进嘴里。而那个芒果的后面,端正地摆着路明非的脑袋。

  学生会主席让他的目光吓的哆嗦了一下,连忙讨好的问了句:“师兄你要吃这个芒果吗我帮你削皮吧嘿嘿,那啥,你还要吃苹果吗?”

  ……把伊莎贝尔的调教全忘在了脑后。

  不等楚子航回答,他就从果篮里摸出了一把一次性水果刀认认真真的削起了芒果,不动声色地避开了那太过专注的目光。

  从那座城市里的尼伯龙根连滚带爬的跑出来之后,世界好像悄无声息地恢复了原状。诺玛的档案恢复了,而且完全没有改动的痕迹;众人心中的狮心会会长只不过去照常执行了个任务,却浑身是血的被学生会主席扛了回来;陈雯雯苏晓樯也对“出了车祸”的楚师兄异常关心,对路明非呼来喝去。连那个阿拉伯人,阿卜什么的,在他问他的时候也只是茫然的表示,什么狮心会会长,他是学生会的啊!

  ……还真是。

  连小魔鬼都不再出现了。

  整个世界似乎都遗忘了它遗忘了楚子航。路明非每次想到这个都不寒而栗。他生怕自己一觉醒来,楚子航又不见了。如果这样,路明非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再去全世界找他。他现在恨不得楚子航天天呆在他的视线范围内,睡觉也时不时惊醒,只有看见楚子航,他才有点真实感。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在众人的记忆里,学生会会长莫名其妙的报备都没报备一声就离校出走,寻夫去了。可是秀恩爱死的快,又一次碰到了龙王,和楚子航一起屠龙完跑回来了。

  现在,他一遇见谁,那人就用一种微妙的眼光打量他半晌,具体意义大概是这样:

  “咦是那个相思成疾的会长!”

  “你怎么还不回去守着你男票”

  “难不成还没告白”

  “哦~~~~”

  ……妈的。

  他如实向他们讲明了情况,可是!没人愿意听!!连副校长也只是慈祥的抚摸了他的狗头,表示如果你想,楚子航旁边的床位永远是你的。

  ……路明非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整个学校都认为他对楚子航情深似海情深深雨蒙蒙。据芬格尔所说,那天他把楚子航从尼伯龙根里拉出来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的,抱着血人似的师兄不愿意放手,最后硬生生把自己哭昏过去他们才能把他俩弄到医院,联系了学院。连诺诺都觉得路明非这只傻猴子早就跟了别人一去不复返了。

  说实话,路明非压根就不记得这些了。他只记得在和小魔鬼100%融合爆seed斩杀了奥丁后,整个尼伯龙根就崩塌销毁,楚子航站在其间像是一个迷路的死小孩。
  ……之后估计是太激动,没啥印象了。

  路明非怀疑自己是否真的疯了。

  “你没疯。”

  “啊?什么?”路明非茫然的抬起头,手上的芒果削得干干净净。

  楚子航艰难地动着绷带绑住的嘴唇,声音坚定的让人无法忽视:

  “你记得的我也记得,如果,”他顿了顿,“我是说如果,就算那些都是虚假的,我们两个也是一起疯。”

  “别再想了。”

  ……太犯规了。路明非睁大眼睛看着他,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他动了动手,接着伸长了手臂,跨过两个床之间的空隙,抱住了楚子航。

  温暖而真实。

  他们是这个世界唯二没有被修改过硬盘的电脑。

END

-----------------------------------------------------------

给自己发糖的产物,Bug众多日后再改。

……如果龙五真的这样就好了,嘤

老楚是活在台词里的男人no

【深夜吐槽系列】明妃千里寻夫为哪般?

  看完龙四,我整个人!都在!咆哮!!

  江南大大你最近缺刀片吗?你,真的不缺刀片吗?卧槽龙四可以改个名儿叫《明妃千里寻夫为哪般》了!

  ……想想还有点爽。

  但是!卡在结局那里,真的大丈夫吗?!我预想的结局是明妃勇救老公夫夫双双把家归而不是救出别人家的媳妇啊啊!

  ……是的我是一个坚定的恺诺党,但这不是重点。

  你还记得那年尼伯龙根里的楚子航吗?我现在就怕南大一个想不开就把师兄就咔嚓了,然后他就变成!活在回忆杀里的!男人!了!还是只有路明非记得的回忆杀。

  ……跟他爸似的。

  ……而且在别人的记忆里还叫路盲。

  还有那个“只要你消失,我一定会发现”的梗!南大,江南大大,不要因为你和三叔名字里都带个“南”就用这个梗好吗!下一步是不是十年后我们长白山见啊?!

  “师兄,不要离开我!”

  “不,十年后来长白山看我吧。”

  ……真是哔了狗了。

  龙五,求你!别这么!坑!!!

  仰天长啸。


【瑟莱/佩花/脑洞】天上掉下来个小精灵

  未成年的莱格拉斯掉到大佩的世界里的故事。想吃这个想吃好久了,无奈并没有太太产肉只能自割腿肉【伤心欲绝捂脸大哭】

  先放个脑洞上来,嘤

  莱格拉斯看到穿着精灵王戏服的大佩,坚信那就是他爸,就算大佩他摘了假发留了胡子仍坚定不移,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他爸品味太差并不。然后就各种神展开例如大家以为大佩偷偷生了个儿子,儿子耳朵还老长no。然后开花整个人都挺崩溃的,因为莱格拉斯一大半长得像大佩可还有一小半像他啊!!!然后就一路喜闻乐见的……找啊找啊找爸爸no

  其实就是佩花瑟莱暧昧向!不挑明!有哪位太太想写吗!这个脑洞!它来自汝子大的一张图!当然有可能是一个系列我也不确定因为我没有微博……so sad

  欢迎抱走!九十度鞠躬!